假装外国人,ofo火速退押金并道歉?网友们炸锅了!
2019-12-01

    假装外国人,押金秒到手?  听说,这是最近深陷困境的ofo小黄车退押金实用攻略。不过,对于“假装外国人ofo秒退押金”一事,ofo公关回应称,“我刚睡醒,不知道这事,应该不可能。”  假装外国人,ofo火速退押金  昔日站在投资风口的ofo,最终没能撬动时代,在共享单车行业遇冷时身陷巨大困境。最近,很多用户都遇到ofo押金难退问题,虽说 ofo 承诺 15 个工作日到账,但不少网友反映 ofo 并未兑现承诺。  对此,一些网友脑洞大开,假装外国人写了封投诉邮件,结果ofo火速退了押金,还回复了一封英文道歉信,一时间引起热议。  事情具体过程是这样的。  12月14日,有一名新浪微博ID为zjt93的网友公布了自己假装外国人成功退款的经过。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这名网友假定了一个人设,来自美国加州,在中国生活了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情喜欢上纲上线,然后12月13日他以这个人设为基础给ofo写了一封退款邮件。邮件是这么写的:  这名网友本来也是抱着假装外国人试试的态度看有没有作用,因为他听说打电话退款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但比较有戏剧性的是,12月14日中午,博主在微博说ofo退押金成功,而且ofo团队还给他回复了一封英文的道歉邮件。  邮件内容翻译成中文如下:亲爱的用户,感谢你联系ofo,对此造成的任何不便给予道歉。我们已经退款给您,请您辛苦查收。Ofo支持团队对您所有的善意和理解表示感谢。  这意味着,不到24小时,押金就成功退还。  目前已无法找到微博原帖。  15日凌晨,@zjt93在微博发长文对此事作出回应,表示看到ofo回应后,第一反应是觉得有点好笑,然后感到有点不太舒服,“我想不少人的愤怒是来自于这封回函”。  ofo公关:不知道这事 不可能  “假装外国人秒退押金”一时间引起热议。  网友们一方面在赞叹网友zjt93的退押金思路清奇,前往当事博主的评论区取经,询问具体的邮件发送信息,包括所用邮箱类别、ofo公司官方邮箱地址等等。更多人对此表示愤慨,指责ofo对国内外用户的区别对待和不公平问题。  因为这件事昨晚上才在网上流传开来,ofo官方暂时并未公开对此事做出回应。不过根据最新报道,对于“假装外国人ofo秒退押金”一事,ofo公关回应:我刚睡醒,不知道这事,应该不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ofo的官微推了一个创业纪录片《燃点》的预告,其中有采访到戴威,在这条内容下面,有不少网友依然在呼喊着ofo退押金。  ofo押金有多难退?  不能怪网友思路清奇,实在是因有些共享单车企业退押金已成为第22条军规式的难题。  近几月,不少用户发现ofo退押金变得格外困难,要不是找不到退款按钮,要不就是客服电话长期无人接听,而且退款还要等15个工作日。  对此,ofo在11月中旬回应称,该平台退押金的周期已经从原来的1-10个工作日延长至1-15个工作日,如果再加上周末,时间会更长,所以引发了一些用户的不满。  然而,此后仍有大量用户表示,ofo说的15个工作日根本无法兑现,自己一个月前申请的押金还未收到退款。  于是网上流传着各种“共享单车退押金秘笈”。据媒体报道,二手交易平台上代退共享单车押金的骗局也应运而生。比如你花一块钱,可以买到一份创意十足的攻略:“拨打电话××××,记住这是你要钱的唯一方法。电话比较难打,要坚持打30-40次。”  此前,据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在闲鱼平台上看到不少相关的退押金“宝贝”。诸如售价0.1元的ofo退押金攻略、售价19元的“强力软件”以及售价不等的代退服务。为揭露真相,记者联系了其中一位。但结果是,记者打钱后对方便不再回复,而且承诺的一天内退押金,也完全没有兑现。  9家公司把ofo告上法庭  据统计,2018年以来,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部分案件已达成和解,尚有多起仍在审理之中。  公开资料中,正在或曾经起诉ofo的公司分别为: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倚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凤凰。其中,涉及金额最大的是上海凤凰。  去年5月,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ofo方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约定ofo方面将在未来12个月内向凤凰自行车提供总量不少于500万辆的采购计划。上海凤凰预计,该合作将给凤凰自行车带来约4000万元的收益。  但一年时间过去,根据上海凤凰在今年5月发布的公告,上海凤凰仅向ofo提供了186.16万辆自行车,实现销售收入6.37亿元,订单完成量不足四成。今年8月,上海凤凰再次发布公告,称自2017年凤凰自行车与ofo方面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双方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但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6815.11万元的货款。上海凤凰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 ofo 偿还货款及违约金。  除此之外,ofo还涉及多起劳动合同纠纷。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在深圳、杭州、唐山等地的分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工商部门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责任编辑: HN666)